首页 > 太白山文化 > 地文生物景观 > 正文

《秦岭主峰太白山》 生灵万物 纪录片文稿
2016-06-29 10:33:00   来源:    点击:

第三集 生灵万物
 
“天行信,四时分;地行信,草木生。”
太白山的春天却总是姗姗来迟。
四月,老县城终于春暖花开。
海拔1800米,四面环山的老县城实际上是一个仅有34户人家、100多人口的小村落。之所以名叫“老县城”,是因为100多年前,这里的的确确是佛坪县的县城,最风光的时候,小小的山坳里聚集了3万多人口。
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。民国初期,由于匪患严重,县城被迫迁移,只留下这些凋敝的城墙、残破的碑碣和古老的戏台,证明着往日的辉煌。
山明水秀、宁静悠然构成了今天老县城村最基本的元素,只有春天来了之后,这里的沉寂才会稍稍被打破。
一大早,何晓光和他的同事们就出发了。村后的这条小路通向大山深处,这里是太白山的南坡,太白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地带。
巡山是保护区工作人员的日常工作。一般来说,一个巡山周期需要三到五天,队员要自带食品、帐篷等生活必需品,徒步走完全部路程。
山林吐芬芳,鸟语伴歌行。初春的季节,原始森林里舒适而又惬意。
太白山森林面积近6万公顷,是一处天然的“森林大浴场”。西安医科大学曾经在“世外桃源”和“开天关”对空气进行监测,结果显示,这里的负氧离子浓度日平均高达15000 个。 
在城市的闹市街区,每立方米空气中的细菌高达数百万个,而太白山原始森林中,每立方米空气中的细菌只有58个。每公顷柏树林一昼夜能分泌出60公斤植物杀菌素,可以杀灭一座小城镇空气中的细菌和病毒,因而,太白山又被称为“天然消毒器”。
走在原始森林,老何一行人顾不上欣赏美景,他们一路上有很多事情要做。
\
【同期】
何晓光:你们这个上来以后,一个是山上天气特别冷,对你自身,很容易造成伤冻或迷路,再一个这条道路是我们大熊猫的栖息地,大熊猫在这个阶段也正是交配期,容易对大熊猫造成惊吓……
野生大熊猫,正是老何此次巡山最主要的目的。
一年前,保护区特地购置了20多台红外线摄像仪,在动物专家的指导下,放置在大熊猫活动频繁的区域,希望能拍摄到它们的活动状况,以便科学家们研究野生大熊猫的生活习性。今天,老何就是要去检查他亲手布置的红外线摄像仪,看有没有捕捉到大熊猫活动的记录。
这段视频是十天前,老何的同事在几十公里外的黄柏塬提取到的:一头大熊猫正在用它的前掌,用力拍打着摄像机镜头,而另一台照相机则拍下了大熊猫路过时的照片。
和大山打了大半辈子交道,老何对太白山的珍宝了如指掌:秦岭南坡原本就是天然的野生动物园,这里生活着金丝猴、羚牛、红腹角雉、林麝、鬣羚等珍稀动物。而最珍贵的自然是栖息在密林深处的273只秦岭大熊猫,这些大熊猫和四川大熊猫外表虽然非常相似,但却属于完全不同的种群,而秦岭大熊猫因为更加稀少,又被称为“国宝中的国宝”。
许多年来,有机会亲眼目睹野生秦岭大熊猫的幸运儿寥寥无几。尽管常年行走在大山上,老何也没有这样的好运气,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。在自己还能爬得动山的时候,和野生大熊猫有一次近距离的接触,这是老何的一个心愿。
从老县城到摄像观测点,路上需要走一天半的时间,老何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,明天,摄像仪会不会给大家带来惊喜呢?
一大早,老何他们就又出发了。
红外线摄像仪绑在小溪边的树上,看上去完好无损。
这种既可以摄像,也可以照相的摄像仪,只要有生命的物体从它旁边经过,它就可以感受到红外热源,自动拍摄下物体的影像,并能在全黑的情况下自动进行红外拍摄。
\
【同期】
何晓光:哎呀很遗憾,没有拍到熊猫。也没有拍到羚牛。
摄像仪周围并没有明显的动物活动痕迹,老何早已经预感到这次拍摄的结果。没有把失望写在脸上,老何当即决定,另找一处拍摄点,重新放置这三台摄像仪。
【同期】
何晓光:你先把这个红外线像机绑到这棵树上,面朝竹林,面朝河坝。李站长,把这个红外线相机镜头稍微面朝山上,两个形成一个夹角,观察的范围就大一点。
新找到的安放点是一处较为平坦的开阔地,因为根据经验,冬季和春季,秦岭大熊猫的活动地域有着明显的区别。老何说,过两个月,他还要上到这里,再来看看。
【字幕】九个月后
【字幕】2015年1月22日
【同期】
从去年11月初开始,陕西太白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科研人员,在野外安放红外线相机,监测野生动物的活动规律。这是在海棠河区域内一只成年大熊猫坐在镜头前,抓起一团草,放入口中湿润之后,用草擦拭全身毛发,似乎是在梳妆打扮,模样活泼调皮。这台红外相机还拍摄到金丝猴、羚牛、黑熊等八种珍贵动物的活动影像。
杜鹃花开了,仿佛一夜间,万亩杜鹃林变成了白色的花海。
杜鹃是最能代表太白山特色的花卉,从海拔2000多米的中山区一直到最高峰拔仙台附近均有分布。令人惊异的是,随着海拔的不断升高,杜鹃花的形态也发生着奇妙的变化:五月底的初夏,下板寺附近的金背杜鹃盛开,这还是比较高大的乔木。到了天宫盆景园,这里的杜鹃,树高已经不足一米,花期则推迟到6月中下旬。而3600米左右的大爷海附近,高山杜鹃已然成了高度只有20公分左右的灌木,要等到8月份才开花。\
杜鹃花的这种独特的生长方式,印证了太白山的植物呈明显的垂直分布:这里自下而上分别生长着阔叶落叶林带、针叶林带和高山灌木丛带,最顶端则是遍布岩石的高山草甸带。在其他地方往往需要相隔上千公里才能清晰看到的植物带分布,被太白山汇聚、浓缩在了只有数十公里长的山坡上。
七月的太白山,鲜花盛开,果繁籽熟。即便是在寒冷的山顶,也处处生机勃勃。
海拔3200米的东沟梁人迹罕至。除了老曹这样的采药人,很少有人能找到上山的路径。阵阵寒风中,白色的小花绽放着绚烂,漫山遍野。这就是老曹他们要采摘的药王茶。
根据《秦岭植物志》记载,药王茶学名叫做华西银腊梅。这种高度不足一米的灌木,其“嫩叶炒晒后可当茶喝,叶入药,能清热、健胃、调经。”
相传唐代药王孙思邈在太白山隐居时,最早发现药王茶的药用价值并把它介绍给当地的山民和草医饮用,“药王茶”便因此而得名。
尽管上山不易,但每一位采茶人都自觉地遵守着一条不成文的规矩:每棵茶树,最多只采摘三分之一的花朵和树叶。 
因为大家都知道,以山上的自然环境,这样高度的茶树,至少已经有几十年的树龄了。如果只顾眼前,肆意采摘的话,过不了几年,药王茶就会濒临绝迹。
除了采药采茶,老曹更主要的工作是经营自己的药材收购站,太白山周围的药农们种植、采集到的各种药材送到这里后,经过晾晒、整理、分级和粗加工,销往全国各地。每年老曹发往各大中成药厂、中医院以及中药店的太白草药,多达上百吨。
药王茶采摘回来,要经过分拣、杀青、揉捻、炒制等多道工序,制作工艺和普通绿茶非常相似。15斤的鲜花鲜叶,才能产出一斤成品。
每次上山,老曹都会带下一棵茶树的幼苗。他承包了3000亩山林,正试着把药王茶等药材都移种到浅山区。他说,只有人工栽培成功了,太白山的珍贵药材才有可能被更多的人享用。
在花团锦簇、枝繁叶茂的植物世界中,独叶草是最孤独的。这种高不足10厘米,只有一片叶子的植物,已经在地球上存活了数千万年,被称为植物界的活化石。在海拔3000米左右的高山地带,它们和蕨类植物混生在荫蔽、潮湿的环境中,极不起眼。在我国除了太白山,只有甘肃的岷山、四川的邛崃山、滇藏交界的梅里雪山有极少量的分布。
\
独叶草具有活经、健胃、祛风等功效,但在太白山,却没有一位采药人会把它用做药材,即便偶然碰到了也不会采摘。这是因为独叶草对生长环境的要求极为特殊,人工培育也非常困难,独叶草的天然资源已濒临灭绝,属于国家级珍稀保护植物。 
“去天三百浮云间,积雪捧海壮奇观。举目云海贯宏图,俯首满山尽灵丹。”太白山素有“亚洲天然植物基因库”的美誉,高山气候带来的丰富多变的自然环境,使得近2000种植物可以在这里找到适宜各自生长的栖息地。而这些植物中,进入药典的草药材竟然超过三分之二,因此,太白山自古就有“药山”之称。
“十道九医”。历史上,在太白山地区的最活跃采药人当属精通医术的道人。今天,当地草医们依然把全真教创始人王重阳和他的弟子马丹阳、丘处机尊为太白山中草药文化的奠基者。
“药者,乃山川之秀气,草木之精华。一温一寒,可补可泄,一厚一薄,可表可托……”,全真教立教纲领《王重阳立教十五论》对草药作了这样的评价,或许正是这句话,解释了太白草药的神奇所在。
每次进山前,穆毅都会备上香蜡纸裱、酒水鞭炮,祭拜山神太白爷和药王爷。这个习惯他已经保持了几十年。
\
【同期】
穆毅:药王爷,太白爷,弟子穆毅今天上山,请你们多多保佑,平平安安,多采一点药!
人生七十古来稀。尽管儿孙们轮番劝阻,可是70岁的老爷子还是坚持要亲自上山。从十几岁开始做学徒算起,50多年过去了,穆毅早已算不清自己究竟爬过多少个山头、尝过多少种草药。
盛夏的药王谷蓊蓊郁郁,满眼都是绿色。采药人踏出的羊肠小道已被杂草完全淹没,好在穆毅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山路
与以往不同,今天,穆毅并不是专程为了采集标本。
【同期】
穆毅:这个地方再照一下。这个地方,高度,再侧照一下。
再远一点,远了就把茎给照上了。
上世纪80年代,穆毅心无旁骛、潜心修学,花了整整6年时间,主持编撰了太白山第一部草药总集——《太白本草》。
尽管30多年来,这部皇皇巨著被当地草医和药农们奉为圭臬,也得到了权威部门的高度评价,可是穆毅总是觉得,受当年条件的限制,《太白本草》还是过于简陋了。他决定趁自己精力体力还允许,重新修订编撰《太白本草》。这一次,重点药材要全部配上彩色照片。
这是一项极其艰苦而又特别考验耐心和意志的工作。已知的1415种药材,是不是太白草药的全部呢?这1000多种草药,特别是常用的200多种,它们的药理药性都研究清楚了吗?还有,许多草药使用的是深埋在地下的根部,成药和生长中的草药苗差别极大,怎么辨认呢?
\
【同期】
穆毅:这个东西叫啥东西呢?小檗科,八角莲属,八角莲。咱们把它叫窝儿七,这一个窝是一年。
9、10,这长够10年了。
10年不止呢。
长10年了,这是太白山七药里面比较好的七药。
    几十年来,穆毅的足迹踏遍了太白山,一趟趟翻山越岭、一次次摸爬滚打,上千种太白草药,穆毅如数家珍。
每天上午,是穆毅为患者坐诊看病的时间。穆毅开药,十有八九用的是太白草药,他说,既然上苍把这么多珍贵的宝物赐给人间,那么,就应该充分利用它们,造福人类。
每周六的下午,医院的会议室就变成了课堂,来自全国各地的草医、中医、医学院学生、甚至患者,都会聚集在这里,聆听穆老先生的讲太白草医的历史、讲太白草药与道家文化、讲太白七药的药理药性……
\
穆毅说,这是他应尽的义务。
只有夜深人静,穆毅才会坐在灯前,重新修订、编撰他的《太白本草》。他希望通过他的努力,有更多的人来了解太白山和太白山的草医、草药文化。
怀着敬仰和感恩之心,70岁的穆毅再一次走在了上山的路上。
穆毅永远不会忘记他的师父,太白山道教名医,龙门派第24代传人李生白为世人留下的《太白草药歌》,穆毅说,歌诀的最后四句,是对太白山最好的评价。
“太白宝山,长寿源泉。造福人类,攀登医冠。” 
对于穆毅、曹公义,还有众多以山为生的药工、药农、草医们来说,太白山绝不仅仅是他们赖以谋生的地方,在他们看来,太白山就是一座弥漫着药香、充满了神奇的“灵山”,是一座普济苍生、惠泽百姓的“神山”。
\
上一篇:《秦岭主峰太白山》 拔仙台上 纪录片文稿
下一篇:《秦岭主峰太白山》 水润眉坞 纪录片文稿
热点信息
 
关于三八“妇女节”优惠活动的通知
太白山游客服务中心开展学习《...
太白山旅游区党委召开党的十九...
玩转暑假,太白山索道六月活动...
太白山召开景区质量提升年暨国...
6月9日,太白山漂流盛大开业
太白山拂云阁索道积极响应、认...
太白山旅游区召开5月份组织生活...
6月份,太白山、红河谷景区要搞...
太白山景区参加2018年宝鸡·南...
主题活动
 
  1. 1
  2. 2
  3. 3
  4. 4
  5. 5
  6. 6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