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景区动态 > 品牌动态 > 正文

为祖国健康工作70年,92岁还在坚持打卡上班!他是时代楷模
2019-10-09 16:49:12   来源:    点击:

年近80,

有时还坐着火车上铺出差,

92岁了还在刷卡上班,

别人都心疼他身体,

就他不在乎,

他这一辈子都是拼命三郎,

他这一辈子都笃行石油报国,

他是中国科学院资深院士

中石化洛阳工程有限公司

技术委员会名誉主任陈俊武。

\
在中国,
70%的汽油和30%的柴油
是通过催化裂化技术加工而成,
陈俊武就是中国催化裂化
工程技术的奠基人。
七十年来,
中国从依靠进口“洋油”
发展成为炼油技术强国,
陈俊武功不可没。
\

他身上有老一代科学家的特质,

干的可都是利国利民的大事。

生活中的他不讲究、能凑合,

可在工作上他从来不含糊。

我们不知道他是在什么样的条件下,

一点点啃下科研的难题,

或许是夜深人静大家酣睡之时,

或许是在差旅途中饿着肚子的时候,

甚至是在工厂的废墟之上。

他的人生伴随了共和国的艰难,

也见证了祖国的荣光。

70年,

他这一生伴随着共和国的风雨兼程。

他在生命底色上,

镌刻了新中国的时代缩影。
 

开国大典那个月 

他从福建辗转千里来到东北

\

手握滚烫的北大毕业证书,

他的未来本可以有非常美好的选择。

但让家人和同学大跌眼镜的是,

他去报到的单位有点与众不同。

22岁的他从福州老家出发,

历时两个月,

辗转8000多公里,

来到辽宁抚顺,

坐马车来到一个日本人建的人造石油厂。

\

他毕业于北京大学工学院化工系,

为什么执意来到这里工作?

大二那年,他首次参观这个日本工厂。

日本依靠人造石油,

造出了汽油、煤油、柴油,

他们的飞机坦克

屡次在侵略战争中占领上风。

一腔热情驱使他执意来到这所工厂。

放弃大城市的舒适,

来到当时条件非常艰苦的大东北,

他人生的第一个重大选择,

就把自己和祖国的命运联系在了一起。

\

足足等待了一年,

他才等来人造油厂里

一个日本人废弃尚未开起来的

煤制油车间复工的消息。

他从小事着手,第一次技术创新,

就平均每天为厂里节约几百度电,

成长为小有名气的劳动模范。

一个北大高材生毕业后的

头十年就这么度过。

然而,一次中国石化史上的重大变革

正在悄然而至。

\

上世纪60年代初,

大庆油田开发以后,

他所在单位奉命转向研究天然油工厂设计,

这对他是一次打击,

他学了那么多东西,

一下子用不上了。

更让陈俊武和同事为难的是,

大庆石油厚重粘稠、成分复杂,

无论怎么尝试,

汽油、柴油产率只能提炼到30%-40%,

就像没办法把金灿灿的稻谷

变成白花花的大米饭。

王“铁人”他们辛辛苦苦开采的原油,

很多竟然沦为烧火取暖的燃料,

这让他痛心不已。

\

当时国际上有一种先进的技术,

这种重油加工方法叫流化催化裂化,

能让原油中的重油变成

高品质的汽油、柴油,

俗称“催化一响、黄金万两”。

就在他和同事们准备大干一场时,

却一个晴天霹雳打来。

\

中苏关系交恶,

他只能近乎疯狂地攻关新技术。

他常住在抚顺工厂里, 

有时候两三个礼拜不回家

与高涨的科研热情相反的,

是艰苦的生活条件。

那时中国正处困难时期,

很多人因为吃不饱饭患上了浮肿病,

陈俊武的夫人也不例外。

\

1965年5月5日,

流化催化裂化装置一次投产成功,

这是由中国自主开发、

自行设计、自行施工安装的,

带动中国炼油技术一举跨越20年,

大幅接近了当时的世界先进水平,

基本结束中国依赖进口汽油、

柴油的被动局面

中国人民用“洋油”点灯的日子

一去不复返了!

\

这因此被称为

中国炼油工业的第一朵“金花”,

从那天起,陈俊武多了一个称号:

中国催化裂化工程技术奠基人。

然而就在他准备大干一场的时候,

一场突如其来的运动打乱了他的节奏,

陈俊武和他那些珍贵的资料辗转几千公里,

落脚到一个条件简陋的山沟里。

\

1969年底,中国开始三线建设,

我国边境省市的重要科研单位隐蔽到三线,

石油工业部抚顺设计院搬迁到豫西山区。

他不顾环境的恶劣,

在简陋的窑洞中做研究。

在那个特殊的时期,

很多工业研究都被限制被搁置,

他没有怨天尤人,他明白,

科技的发展日新月异,

好不容易刚刚追赶上的步伐,

一旦放弃,

那将面临全面落后的残酷局面。

没有条件跟发达国家做技术交流,

那就自学语言,

通过文字资料来研读技术,

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,

他度过了9年。

\

1978年,“科学的春天”来了,

陈俊武受邀参加了全国科学大会。

他觉得有使不完的热情,

有使不完的劲儿。

从北京返回洛阳后,

他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。

\

研究开发同轴式催化裂化技术

同轴式催化裂化装置与上一代差异很大,

这种装置工艺极其复杂,

如果说上一代装置是在造飞机,

那么新的同轴装置就像是在造火箭,

虽然有相通之处,却又极为不同,

国际上仅有几家顶尖公司

能够自主设计施工。

当陈俊武准备当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时,

反对的声音出现了。

发生爆炸,谁负责任?

熟悉陈俊武的人都知道,

他性格温和、不愿与人发生争执。

然而这一次,他却拿出试验数据据理力争,

从兰州到北京,

一直争论到原石油部主办的论证会上。

\

1982年秋,

兰州炼油厂同轴式催化裂化装置建成投产,

当年就回收了4000多万元,

这个设计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,

一举赶超世界先进水平。

他会5门外语,

英语的读说听写就像中国人使用汉语一样。

\

这常让年轻同事诧异,

“院士哪来的时间学这么多外语?”

刚参加工作时,因为需要和苏联专家沟通,

他自学了俄语;

因为德国技术先进,为了不落后,

他自学了德语;

在抚顺因为要掌握日本造的机器,

他自学了日语;

为了到国外考察,

他三个月自学西班牙语。
 

他让同事“很委屈” 

让年轻人“很感恩”

 

1990年,

陈俊武主动卸任中国石化

洛阳工程公司经理,

转任技术委员会主任。

他身边的工作人员

在感受他带来的荣耀的同时,

内心也常常感到“委屈”,

一次次的委屈从何而来?

陈俊武花公家的钱很小气。

去北京时在高铁上,

一份几十元的盒饭都舍不得吃,

下了车点了一份最便宜的牛肉面,

他出差住便宜酒店、很少坐出租车。

“他不喜欢麻烦别人”

所以与其说下属们委屈,

不如说院士经常委屈他自己。

\

他在郑州大学院士工作站兼职6年,

先后带出了4位博士。

他坚持每月到校授课,

吃住行费用自行承担。

2016年,他将近20万元兼职教学

应得的报酬全部捐献,

用于奖励优秀的青年学子。

给自己花钱他舍不得,

但是给青年人才花钱他很舍得,

他曾资助贫困学生完成了

复旦大学四年的学业。

\

上世纪90年代的时代记忆

和国企改革相随,

中国石化在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。

陈俊武此时已经功成名就,

但他依然对石化行业的人才困局感到担忧,

他再次将目光放在了年轻人身上,

没想到,

他此举改写了很多年轻人的人生,

甚至改变了一个行业的生态。

\

安庆石化副总经理宫超桌上摆着张毕业照,

19个年头过去了,

他依然视若珍宝。

研修班培训,

在他看来是“一生的荣幸”。

宫超所参加的研修班没有国家承认的学历,

甚至没有固定的课堂,

但毕业生都已成长为催化裂化行业的翘楚。

这个普通的催化裂化高级研修班

只要是在石化行业一线

工作五年以上的高级工程师,

不论年龄大小,

不论哪家企业,

一律可以参加入学考试。

然而与他不拘一格的招生政策相反的,

是他极为严苛的教学风格。

宫超从参加入学考试那天,

就体验到了陈俊武的魔鬼政策。

\

那时,他每天对学员进行封闭管理,

突击补习。

在他的课堂上不准交头接耳,不许溜号,

甚至课后看电视都成了一种奢侈。

当时宫超和同事们很不理解,

他也是在多年之后,

才从陈俊武的口中得知个中原委。

\

魔鬼式培训结束后,

他还为每个学员量身定制“大作业”。

每一个作业都需要半年以上时间完成,

平均每一份都有300页之多,

而这些作业,他都要逐行逐字进行批改。

当年的50多个高研班学员

做大作业的流化催化裂化装置,

迄今还有20多个在中国运转。

而今天,由这些学员负责的项目

已经超过80个,

每年创收超60亿元。

\

在《时代楷模发布厅》,

宫超和几名同学收集了

高研班所有人的工作成果,

送给陈院士,感谢他的教导。

 

院士暮年 为国探路 斗志从未消减
 

1997年后发生了很多大事,

国际原油价格大起大落,

油价一路狂飙到纪录的高点,

2010年后曾经超过每桶148美元。

陈俊武敏锐地觉察到,

对依赖石油进口的中国来说,

高涨的油价无异于被人卡住了脖子。

那一年,他已经70岁了,

这个古稀老人对国家能源安全深感焦虑,

苦苦思索考虑能源替代问题。

两位突如其来的访客,

敲开了他办公室的大门,

带来一个令他舒展眉头的消息——

石油替代领域的甲醇制烯烃实验

取得重大进展。

\

烯烃是很多化工产品的原料,

从家具、服装到汽车、航天都离不开它。

以前烯烃只能从石油中获取,

这让中国石油进口数量大幅增加,

进口比例一度接近50%,

这是国际公认的能源安全红线,

一旦超过50%就会被外国掣肘。

中国作为煤炭大国,

如果用煤炭制作甲醇,再转制成烯烃,

则可以减少原油进口,

对国外的能源依赖就会降低,

为此他执意将这项技术国产化、产业化。

\

国外一些公司嗅到了中国的庞大市场,

都想在此分得一杯羹,

一场中外技术的较量就此展开。

当时国内外甲醇制烯烃技术

都处于实验室阶段,

谁先建造出合理的工业装置,

成了成败与否的关键。

陈俊武决定放慢节奏稳扎稳打,

先建立大型试验装置,

试验成功再建厂生产,

这与国外的主张完全不同。

2004年,他已经77岁,

作为试验装置的技术指导

和工程设计牵头人,

每次有需要,他都会亲临现场,

这让同事们都为他捏了一把汗。

\

2006年2月春节刚过,

他办公室的电话突然响起,

试验现场出现了技术难题,

试验现场停车了!

催化剂一堵就跑,

一跑就跑几吨,

一吨20万元。

他第一时间赶到现场,

面对浓烟滚滚的试验装置,

他二话不说穿上工作服,

爬上了近60米高的作业平台。

\

2010年8月8日,

甲醇制烯烃装置一次性投产成功,

为这次中外较量交上了

一个完美的中国方案。

那天,他看着手中洁白的产品陷入沉思,

那一刻时光仿佛回到了1946年,

那个翩翩少年,

伫立在日本人的人造油工厂前,

被国外的技术震撼着。

不同的是这一次,

眼前的产品完全由中国自主研发,

技术水平已然屹立在世界潮头。

\

曾经有人送给陈俊武一袋枸杞,

被他拒绝了,

因为枸杞和“苟且”谐音。

他不愿苟且,不愿坐享其成,

这位一辈子走在时代最前端的老人,

从不停歇,不能停歇。

在甲醇制烯烃装置取得成功之后,

很多人觉得他这么大年纪了,

是该功成身退享清福了,

但是他偏偏不。

时至今日他依然坚持,

正应了他的那句口头禅:

国家需要。

\

解决了国家能源的切肤之痛。

这样一个功勋人物,

他把个人荣誉让给他人,

坚持奉献大于索取,

做一个国家和人民需要的科学家。

\

2019年,陈俊武已经92岁高龄了,

但他仍然坚持每周上班3天。

\

近年来,

他开始转行关注全球碳减排问题,

在香山科学会议上,

他研究的数据被

国内多个研究部门和论文引用,

他再一次跨领域创新。

工龄70年,

他始终不忘报国初心。

在《时代楷模发布厅》录制现场,

中宣部副部长梁言顺为陈俊武

颁发奖章和证书。

 \

他常说:

人生的价值在于奉献。

奉献小于索取,人生就黯淡;

奉献等于索取,人生就平淡;

奉献大于索取,人生就灿烂。

\

至人无己,神人无功,圣人无名,

他的身体里,

一直住着70年前那个少年,

梦想石油报国、科技报国。

让我们祝福这位

“为祖国健康工作70年”的长者,

为他生命的跨度、亮度、长度致敬。

 

上一篇:保利工匠担纲“最美奋斗者”荣誉奖章、证书设计
下一篇:最后一页
热点信息
 
太白山旅游区管委会领导班子对...
陕西太白山旅游区管理委员会201...
2014年太白山秋季的首场雪景,...
文化部对太白山国家级文化产业...
秦岭野生动植物保护专项工作简报
谱写大秦岭之巅的蝶变华章——...
太白山拂云阁索道积极响应、认...
太白山游客服务中心开展学习《...
太白山六月飞雪美名传
厕所革命黑榜敲响优化景区服务...
主题活动
 
  1. 1
  2. 2
  3. 3
  4. 4
  5. 5
  6. 6
分享到: